首頁 > 新聞中心 > 銅仁要聞 > 正文

【深度】以石阡樓上古寨為例,復旦大學專家縱論文脈與鄉村振興路徑

流淌在傳統村落中的鄉村遺產如何傳承?中國的“博物館村”如何積蘊文化力量?其又靠何種優勢在遺產展示活化利用中煥發新生機?同“中經文化產業”一起走進位于貴州省銅仁市石阡縣的這座“中國歷史文化名村”——樓上村,一探究竟。

保護文化遺產,用活文化遺產——以堅定文化自信為支撐的新時代國家文化戰略,為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利用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遇與挑戰。

以文旅融合促進鄉村振興的發展戰略,則為鄉村遺產這一特殊遺產類型的展示利用提出了更加緊迫的要求。露天博物館、生態博物館、鄉村博物館、民俗博物館等是鄉村遺產展示利用較為常見的幾種方式。

早在十九世紀九十年代,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瑞典開始收集全國各地的農舍和民居建筑,整體移建至一處,以展示瑞典工業時代前的社會生活,逐漸匯聚成了今天的斯堪森露天博物館。

到了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隨著城市化進程中的大眾文化流行與傳統文化流失,人們對于保護民居建筑、鄉土建筑、工業建筑的興趣與日俱增,旨在收藏“建筑”的露天博物館在歐美國家流行起來。

某種程度上,傳統館舍博物館收藏的是可移動的文物,露天博物館收藏的是“不可移動”的建筑,只是收藏對象不同,但都是將“物”抽離出原生環境,匯集在一個相對集中的空間之內。

至于其中的場景復原、民俗表演,在今天的傳統館舍博物館也并不稀奇。

在露天博物館基礎之上,六七十年代出現的生態博物館概念更進一步,強調要把建筑和民俗留在原生的社區和環境之中,并且更多地由生活在其中的人進行自我管理,適度地對外開放、吸引旅游,獲得經濟收入以支持社區的生態、文化傳承和可持續發展。

1

貴州省梯田風景美不勝收 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這種強調盡量避免外力干涉、完整保留社區自然人文生態的理念,在實踐中往往過于理想,在歐美也未曾流行開來。

在現實中,為了更好地展示傳統建筑和自然、文化生態,為了更多地吸引和服務外來游客,一些建筑往往會被改造成鄉村博物館、民俗博物館等傳統博物館,特色民俗、節慶、儀式也漸成一種“表演”,常來常有。

當然,在尚未建設露天博物館、生態博物館的鄉村地區,也會建設一些專門的鄉村博物館,以展示鄉村的特色文化與民俗。

因為露天博物館或生態博物館展示的是一個地域或聚落的文化,其中可能包含若干個被作為鄉村博物館、民俗博物館的博物館個體,歐美學者也將他們統稱為“博物館村(museum villages)”。

露天博物館、生態博物館,這些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發展起來的新博物館學概念與類型,本來就與包括鄉村在內的傳統自然、文化生態保護和展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九十年代進入中國后,遇到了中國的鄉村和傳統村落,煥發出了新的生機。

九十年代至今,中國西南民族地區陸續建成了一批優秀的生態博物館,為中國民族文化、鄉村遺產的保護和展示利用找到一條相對有效的特色之路,也成為中國博物館對世界博物館學的創新與貢獻。

但無論如何強調“物”與“非物”的結合,生態博物館依然無法擺脫“博物館化”的傾向。最終,鄉村中的“人”與“物”都成為了被展示、被觀看的對象。

看得見、摸得著的建筑依然是最重要的“展品”,有特色的民俗與非遺被放大,節日、慶典漸成一種“表演”。

2

貴州省石阡縣云遮霧繞 新華網記者盧志佳/攝

展示的需要、旅游與經濟發展的需要,都推動著鄉村、社區的改造,如增加公廁、民宿、餐飲、紀念品商店等等。

村民可以享受旅游發展的紅利,但對自身文化價值的認知似乎并無顯著提升。

另外,在中國眾多鄉村與傳統村落中,并不是每一個都有獨一無二的建筑、民俗和非遺,可以成為博物館的特色“展品”。它可能承載了一個地域的文化特征,但又不足夠典型。

大多數村民外出務工,傳統農耕生活方式難以為繼,欣欣向榮的生活場景也難以呈現。對于這一類傳統村落,是否有展示的價值?應該展示什么?如何展示?露天博物館、生態博物館等博物館學概念提供了一個思路,卻也要在實踐中進行更多地探索。

帶著這樣的思考,我們開始在貴州樓上村的探索與實踐。

樓上村位于貴州省銅仁市石阡縣國榮鄉廖賢河畔,始建于明弘治六年(1493年),是一座周氏聚族而居的漢族村落。

近年來先后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村第一批中國傳統村落,樓上村古建筑群被列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16年至今,復旦大學國土與文化資源研究中心開始承擔樓上村古建筑群保護規劃的編制,以及樓上村系統性展示規劃工作。

以對樓上村核心價值判斷為基礎,團隊在保護規劃與系統性展示方面都進行了創新性的探索與嘗試。

文化遺產、文化景觀、建筑學、博物館學、藝術史等多學科團隊構成,為樓上村鄉村遺產的系統性保護傳承與展示利用提供了一種多元綜合視角。

展示利用工作最核心的三個問題如下:

第一,展示什么。

樓上村匯集了山脈、河流、梯田、傳統民居等傳統村落的核心要素,但與中國廣袤大地上的眾多鄉土建筑、聚落,如福建土樓、貴州苗寨、江南水鄉等等相比,似乎并不十分出彩,規模也相對較小。

周氏家族在此生息繁衍五百年,與西南眾多民族村寨相比,似乎少了一些特色建筑與民俗,而一姓聚族而居的傳統村落在中國也是頗多。

但這樣的樓上村正是鄉土中國的一個縮影,平凡,卻承載著傳統中國文化中尊重自然、因地制宜的鄉村智慧與生態觀念。

3

4802b054-8970-4f32-8fda-70715354d073

在五百年的發展演變中,樓上村民在自然恩賜的山水中,依靠自己的聰明智慧,適應環境、利用環境、改造環境,最終形成了一個和諧穩定的人與自然共同體。

這種良性的人地互動以及在整個過程留下的物質元素、知識體系、鄉村智慧,最終構成了今天的樓上村。這也正是鄉村遺產的核心價值。

換言之,鄉村遺產的展示,并不能僅僅追求凸顯甚至放大鄉村的自然景觀、特色建筑與民俗,以滿足城市游客的“獵奇”與“鄉愁”。

更重要的是將所有元素置于一個自然文化生態體系之內,解釋清楚鄉村文化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其所代表的生活智慧與生態觀念。

從這個角度來說,鄉村遺產正是中國傳統文化與生態文明的最佳代表。

在鄉村遺產的展示利用中,我們既要展示因為不同自然、歷史、人文、民族、經濟等因素而形成的村落個性,更要展示其背后所蘊含的人地和諧的價值觀念。

第二,為誰展示。

按照生態博物館學的理念,鄉村遺產的保護與展示應該以村民為主體,由村民決定什么最值得保護與展示。

但在現實情況中,在城市化進程加快和現代生活方式的影響下,許多傳統農耕時代的生產生活方式和文化習俗正在慢慢消失。

當地山體水系如何,如何影響梯田套種與灌溉;房前屋后的竹林、樹木是什么品種,有何作用;歷史民居建筑有哪些,何時建造,有何特征,工藝如何;先民利用自然資源,實現生活自己自足的石、木、篾等匠藝,等等,都漸漸不為人知。

由此,鄉村遺產的展示利用,也成為保護和傳承的必要組成部分。

展示利用,不只為傳播,為旅游。首要目的應該是為了村民自己,幫助村民更全面的認知、記錄和傳承自己的歷史和文化。

這也進一步明確了鄉村遺產展示的系統性,即不片面強調“特色”,而要系統地記錄和闡釋鄉村知識體系。

也只有堅定鄉村的自我認知與文化自信,才能更加從容地迎接外來觀眾的目光。

第三,如何展示。

村民生活于其中,自然山水、鄉村智慧就是其日常生活,很難意識到其重要性或者彼此關聯的系統性。

這就需要鄉村遺產的研究者與實踐者為其搭建一個相對系統的鄉村知識體系框架。

如果說活著的村落是一個天然“展廳”,序廳需要交代整個“展覽”的核心主題,即鄉村知識體系的價值與構成。

在歷史的長河中,先民在何種條件下遷移流動,當地何種自然風貌、人文地理吸引其在此定居,定居之后如何利用已有的文化觀念,適應和改造當地的自然環境,之后又是如何一步步利用周邊資源,不斷改善生產生活條件,并逐漸形成了今天的村落生活。

5

徒步竹海 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通過這樣的設置,為本地居民及外來游客走進村落后更細致、更深入地觀察和認識村落提供了視角和方法。

當然,這只能是一個框架,更具體的內容與表現,則需要帶著方法和視角進入村落“展廳”之內,在村落的活態環境中觀察。

在“展廳”的主體部分即村落內部,則需要通過不同主題、單元的設置來闡釋與呈現鄉村知識體系。

例如,村落周圍與村內房前屋后的竹子有哪些種類,經過何種工藝,變成何種生產生活工具。

這個主題單元可能散落于整個村落內部,家家戶戶都有竹、用竹,不是集中于一個區域,更像是一條線路。

那么無數個鄉村生活經驗,就成為了無數個知識線路或參觀線路。龐大的鄉村知識體系就是一個中華文明知識寶庫,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展示內容,也為鄉村遺產的記錄和傳承指明方向。

在這樣的思路之下,樓上村的展示體系從設在村落外圍核心位置的文化解說中心開端。

NO.1 文化解說中心

從這里登高可以一覽村落景觀全貌,又在進村之前系統性地介紹鄉村知識體系,介紹鄉村知識要素,包括山體、水系、動物、植物、建筑、信仰、民俗等等。

NO.2 專家工作站

文化解說中心旁邊設置專家工作站,為專家學者探索、認知、豐富鄉村知識體系提供空間,同時也為村落內外交流提供平臺。

NO.3 進入村落后

進入村落后,盡量保持村落的原生態環境,僅重點位置設置解說標牌,或利用閑置民居設置專題展覽。

此外,更多選擇利用地圖、畫冊、手機數據平臺等方式提供指引。

NO.4 村史館

最后在村口公共建筑內,設置村史館,進行樓上村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縱向歷史記錄與展示。

當然這每一處展示都只是示范性的。更龐大的鄉村知識體系,需要生活在其中的村民不斷地去發現、記錄和呈現。“鄉村的變化是必然的、常態的”,其展示利用也必然是動態發展的。

鄉村遺產是中國傳統農耕文明的結晶,其核心價值應是人們在認識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過程中形成的人地和諧關系與鄉村知識體系。

其展示利用,是為了堅定鄉村文化自信,也必然要依靠鄉村的自身力量,進行鄉村遺產的記錄、保護與傳承,最終實現鄉村自然與文化生態的可持續發展。復旦大學 孔達 杜曉帆

編輯:滕娟
相關閱讀
0
湖南闲来麻将 幸运赛车小游戏在线 广西快三玩单双 家彩网3d千禧试机号 04年季后赛火箭vs爵士 怎样下载沈阳麻将游戏 ewin棋牌手机官网首页 河南快3开奖软件 单机捕鱼达人攻略 雀友麻将机怎么调档 … 易发游戏斗地主下载 喜乐彩票网官方网站 上海快3基本走一定牛 甘肃十一选五和值 微信捕鱼大奖赛破解 下载吉林白城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