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銅仁要聞 > 正文

【深度】經濟日報特稿:“白葉一號”改變了烏江邊的一座大山

1

高山云霧出好茶。

貴州“地無三尺平”,處處有高山。車行山間,云霧縹緲。“高山云霧”不稀罕,但茶卻不常見。

我們留宿大山深處的沿河土家族自治縣泉壩鎮,為的是第二天到中寨能夠更近一些。到中寨去,正是為了看茶。

早晨,迎著蒙蒙細雨,汽車向茫茫大山進發。車窗外彌漫著濃得化不開的霧,仿佛行走在云海中。數不清拐了幾道彎,那濕漉漉的晨霧才開始消散,山谷亮堂起來。極目遠眺,山從云霧中鉆出,云霧在山間升騰飄散。

中寨是沿河縣一個偏遠鄉鎮,層層疊疊的大山,把它一層一層包裹起來。從對面的山頭望去,小鎮約隱約顯,好像從云端飄落的海市蜃樓。

我們繞道德江縣,翻山越嶺,終于走到中寨鎮。

2

盼來了一車茶苗

“白葉一號”這幾年在貴州東部的武陵山區越來越響。這片茶葉從遙遠的浙江,來到山高路陡、云霧不散的貴州大山里。

“白葉一號”的故鄉是浙江安吉一個叫作黃杜的村莊。2018年4月,靠栽種白茶富裕起來的20名黃杜村農民,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提出要捐贈1500萬株安吉“白葉一號”茶苗,幫助貧困地區群眾脫貧。他們的想法得到了總書記的肯定。

在多方努力下,黃杜村最終確定把茶苗捐贈到湖南省古丈縣、四川省青川縣和貴州省普安縣、沿河土家族自治縣3省4縣的34個建檔立卡貧困村。沿河縣的“白葉一號”栽種到了中寨鎮志強村、三會溪村和大宅村。

“白葉一號”落戶中寨,是一件讓當地人激動不已的事情。志強村第一書記石捍南說,農民不會用語言來形容,但他們用行動表達著激動的心情。

2018年夏天,“白葉一號”茶苗運到中寨鎮來。因為通往鎮里的山路不好走,只好大車換小車,拉到鎮政府的時候已經是凌晨3點多。石捍南和村干部組織人們從鎮上接茶苗,往村里送。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全村一下子來了150多人,一直忙乎了3個多小時,才把茶苗運回村里,之后又把茶苗拉上高高的山坡,一棵一棵精心種植下去。

“村里人盼望茶苗的那份心情,讓我今天想起來都激動。”石捍南一直記得那天的熱鬧場景,記得村里人那份激動的心情。中寨鎮黨委書記譚鵬飛說,“白葉一號”能落戶中寨這3個村莊,帶給大家的是感恩奮進的情感。

我們爬上志強村后那面叫作中崗嶺的山坡。茶苗一行行鋪排在緩坡上,給秋天的山坡添了層層疊疊的綠。從遙遠的浙江來到這片山上,才短短兩年,這些茶苗已經透出茁壯的綠色。它們給這片山嶺添了綠,它們帶來的變化又不僅僅是這一片綠。

3

改變了一座大山

貴州有栽種茶葉的傳統。據說,單單是志強村,現在還有上百棵老茶樹。交通不便,大山把人們阻隔在一個個村落里。套用一句“專業術語”:這山里有產品,卻難成產業。

志強村的上百棵老茶樹就那么默默生長在山嶺梯田中,茶葉僅供村里人自己泡飲,他們沒有想過種茶也可以致富。

苞谷、紅薯是這片土地上最傳統的作物。3年前,石捍南被縣里派到志強村擔任第一書記,在走訪中看到,還有一多半農戶住在用竹板作擋風墻的房子里。石捍南和村里人深知脫貧必須要發展產業。但他們當時能想到的產業,也僅僅是動員村里人種辣椒。

譚鵬飛到中寨擔任鎮黨委書記4年多了。他走遍了全鎮14個村落,在150多個寨子尋找脫貧產業。這位年輕的黨委書記看到茶樹,想到過茶葉,但全鎮只有志強村零星的300多畝山坡有茶樹,對于發展這個產業,他們有過想法,但沒有信心。

4

“如果不是浙江黃杜村送來這些茶苗,今天的中寨恐怕還發展不起茶產業來。”譚鵬飛說起這些年發展產業的曲折,由衷地感慨。今天,中寨鎮已經種了5050畝“白葉一號”,而且還發展了550畝綠茶。14個村子有10個村都有了茶葉,全鎮茶葉已經發展到8390畝。

“‘白葉一號’來了以后,茶葉成了我們鎮里最大的產業。”譚鵬飛說,“白茶一號”讓他們清楚地看到了脫貧產業發展的方向。黃杜村的鄉親不僅給這里送來了茶苗,還帶來了管護技術。2019年,第二批茶苗栽種的時候,黃杜村來了兩個行家手把手技術指導,在這里一住就是兩個多月。

志強村和三會溪村地挨著地,山連著山。翻過大山的那一邊,是大宅村。“白葉一號”栽種在村外的一片大山上。產業路已經沿著山嶺通向山頂,茶葉基地附近的廠房也剛剛建好,一個茶葉加工廠即將出現在這山嶺間。

山,還是那座雨霧彌漫的青山,嶺也還是那重重疊疊的山嶺。因為有了“白葉一號”,這一方山水多了一個脫貧產業,多了一份致富希望。

“一片茶葉,改變了這一座大山。”石捍南說。

5

最生動的變化是人

“白葉一號”給中寨鎮帶來的變化,寫在那滿坡綠色上,藏在人們對脫貧產業的希望里。

“白葉一號”開啟了一項脫貧產業。志強村233戶建檔立卡貧困戶都參與到茶葉合作社,大宅村“白葉一號”帶動139戶貧困戶脫貧。到茶園干活,每天能有80元到90元的收入。老黨員田景花說,他去年在茶山的務工收入就有8000多元。

“白葉一號”帶來的更深刻變化還在這看得見、算得出的收入之外。我們在村里聽到許多故事,生動地展現了這方山水的變化。

“寧愿把家門拋掉,也得把白茶種好”,這是人們形容張勇的一句話。40歲的張勇從貴州某大學畢業之后回村。為了脫貧,他參加了村里的合作社,而且兼任村會計。2018年夏天,“白葉一號”來了。從第一棵茶苗栽下開始,張勇的心思就全放到了這片茶葉上。他回到村里認真經營云霧茶合作社,鉆研栽茶技術,學習茶的相關知識,還兼任了中寨鎮茶葉協會會長。

石捍南笑著說,張勇除了村里的事,還張羅著全鎮的茶葉發展,“到這個村講講,去那個村看看,時常還得去縣里參加活動,比我還忙”。

張勇的故事是聽別人講的,廖三勇的經歷則是他自己講述的。2017年,廖三勇50歲。在廣東、浙江等地打工20多年之后,他回到村里,不想再出去了。在村里能干什么?他從網絡上了解到賣桃子能致富,就想栽桃樹。他找到石捍南,想看看能否得到一些支持。石捍南告訴他,如果是自己干,村里不支持;如果帶著老百姓一起干,工作隊可以支持。

廖三勇聽從第一書記的建議,組織幾家人辦起了合作社,那年栽的是辣椒。“年底一算,沒有虧,工資加土地流轉費用,我就發出去8萬多元。”他說,領錢的都是村里人。

6

第二年夏天,“白葉一號”來了。廖三勇毫不猶豫加入云霧茶合作社,“這么好的茶種到了我們家的山上來,我就是不睡覺也愿意干”。

栽種“白葉一號”,讓這位年過半百的農民體會到了另一種價值。2018年,他被村民選進村委會。2019年4月,他認真地向黨組織提出入黨申請。“20多年前有人推薦我當村干部,我覺得到外邊才有奔頭,就外出打工去了。”廖三勇說,現在的情況不同了。人生難得幾回搏,他把參與栽種“白茶一號”,當作自己人生難得的“一搏”。當村干部是給自己一個平臺,他現在就是要在這個平臺上給群眾辦事,幫村里脫貧,也展示自己。“將來,我也可以給孫子講講,山上的茶葉是我參與栽種的,脫貧攻堅的最后一搏,我也出過力。”說到這里,這位農民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為“白葉一號”而振奮的人在志強村還有很多。如今,參與管理云霧茶合作社的人中,有4人都是多年在外打工、為“白葉一號”而回來的。30歲的張穩、47歲的宋光友在浙江打工多年。聽說家鄉栽種了“白葉一號”,他們回來之后就不再出去了。40歲的袁永貴、30多歲的張金繼,一個在廣東的服裝廠打工,一個在廣東從事建筑業,他們也因為有了“白葉一號”而回來了。

石捍南說,村里最缺的是年輕人,這些三四十歲的人闖蕩多年,見識廣而且年富力強,他們帶回來的是村里的人氣,是農村發展的希望。(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魏永剛)

編輯:滕娟
相關閱讀
關鍵詞: 白葉 茶苗 中寨 志強
0
最准平特一肖免费 微乐吉林麻将手机版 麻将来了官网下载 大神棋牌下载地址 江西快3基本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选开奖网cp608 吉林四平双辽心悦麻将下载 微信麻将算赌博吗 开元所有棋牌 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中 天天捕鱼电玩版外挂脚本 熊猫麻将四川麻将 北京麻将怎么算钱 麻将平台哪个好 2018最火现金棋牌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