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頻道 > 教育新聞 > 正文

【深度】青杠坡學子:跨過巖頭河 以筆為犁追夢星辰大海

八月的巖頭河畔,流淌著豐收的喜悅。

今年,思南縣青杠坡中學62人被省級一類重點思南中學錄取,61人考入省級二類重點高中思南八中。

再創中考佳績的青杠坡中學成為青杠坡鎮最熱門話題。居民安強說:“這些孩子將從此跨過巖頭河,走出山窩窩。”

青杠坡,山窩窩,偏居思南最西一隅,幽深巖頭河阻斷了通往縣城的路,阻礙青杠坡人的腳步與視野。解放前,青杠坡更是有名的“土匪窩”。

青杠坡中學生秉燭苦讀。(青杠坡中學供圖)

走出山窩窩,阻斷代際貧困。地域所限,當地人主要把希望寄托于孩子求學之路。鎮上只有初中,要想考入大學,必須要跨過巖頭河,到縣城或許家壩、塘頭兩鎮念高中。

所以,跨過巖頭河,成了當地老師、家長鼓勵孩子的口號,成了青杠坡學子的目標。

桃李無言,下自成蹊。在砥礪奮進中,“匪區”青杠坡“秀才”輩出,創造了農村初級中學教育的奇跡——1999年以來,只有2.8萬余人的青杠坡鎮,從鎮中學走出去的學生,就有700多人先后考入省級一類示范性高中,500多人考入重點大學,5人考入清華大學、北京大學。

品牌教育“拼”出來

“青杠坡中學的教育教學質量能長期立于思南縣26所鄉鎮初中的前列,除了黨和政府的關心重視,還靠全校師生的‘打拼’。”畢業于該校的學子冉有說,回首母校治學育人來時路,來路篳路藍縷,遭遇過陣痛,充滿艱辛。

青杠坡距思南縣城63公里,要到縣城必須跨越巖頭河天險,經過許家壩、大河壩兩鎮。以前橫渡巖頭河,人可以坐小船,但車必須靠大船擺渡,費時又費力。

投資超億元、占地120多畝的青杠坡中學新校區即將建成。(規劃設計圖由青杠坡中學提供)

正因為到縣城的路途又遠又險,解放前,上級官員很少到青杠坡。青杠坡長期被外來惡勢力霸占,成了“山高皇帝遠”的“匪區”,文化教育事業嚴重滯后。

解放軍全殲霸占偽青杠坡區政府的惡霸后,當地黨和政府重振山區文化教育事業,于1970年創辦了青杠坡中學。

特別是國家恢復高考后,青杠坡學子把跨過巖頭河——考進高中和師范、中專,作為改變人生命運的階段目標。

但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匪區”的一些社會惡習重現,一些無業社會青年成團結伙地混入青杠坡中學校園,肆無忌憚的騷擾甚至調戲女生、毆打師生,嚴重干擾教學秩序。以致老師無心教、學生無心學,很多女生不敢進校,學校的中考成績長期處在全縣倒數等次,多年無一人考進思南中學。

1996年,年近27歲的該鎮隴水小學教導主任安仕文臨危受命赴任青杠坡中學校長,利用近兩年時間了解學校方方面面,帶領學校班子找準問題的癥結,決定團結有正義感的老師以全力整頓校園秩序為突破口,沖出一條血路。于是,組建了護校隊輪班守護孩子安全,團結帶領師生與社會惡勢力斗爭。

但還是有少數混混惡習難改,想給安校長一個“下馬威”。1998年,是青杠坡中學的轉折之年。校園的行道樹被肆意砍伐;學校老師在大街上被無端砍傷;學校護校隊師生在趕集天與這些人狹路相逢,對方蓄意挑逗引發肢體沖突。忍無可忍的護校隊師生奮起抵抗,持械與街頭混混打遍通街,直至相互遍體鱗傷……

安仕文校長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護犢心切,不惜有辱斯文,親率師生向上級領導訴說和求助;有正義感的師生自發去行兇者家中討伐。

“學子本有光明前途,肩負著一方的未來,怎能被無良社會青年折辱?”曾參與歷次學校與社會青年惡斗的校長安令說,4次較大的校社沖突雖然血流滿地,但打出了山區學子的骨氣,拼出了校園的寧靜。

連續的校園惡性事件得到上級黨委政府的高度重視,以前所未有的特快特嚴的方式對擾亂教學秩序、參與打架斗毆的社會混混進行了法律懲處。從此,學生得以安心學習,老師甘為人梯,校園興科學之風,明榮辱之義。

疫情防控期間,學生戴口罩學習。(青杠坡中學供圖)

老師有擔當以命護校,學子有追求用心苦讀。事后,學校加強內部管理,激發師生內驅力,校風校紀發生巨變。從青杠坡走出去的知名人士、貴州日報原總編輯干正書曾夜訪青杠坡中學,看到學生秉燭夜讀苦學的場景感慨地說:“燭光一片,鴉雀無聲。”

師生團結打拼結教學碩果。1999年,曾參與“打拼”的學生不負老師護犢苦心,10余人考進思南中學。從此,青杠坡中學的教育教學質量突飛猛進,升入重點高中的人數逐年遞增。20年來,學校堅持“五育并舉”的辦學理念,創一流農村初中,中考成績長期居于全縣前列,外鄉鎮學子把她當作“重點”初中慕名入讀。

助學新風拂山鄉

月是故鄉明,潮起巖頭河。

8月22日,青杠坡鎮60多名在外工作、經商的各界人士重返青杠坡中學,共赴一場“愛心”之約。

干正書5000元、趙進昌5000元、朱德忠5000元……當天,青杠坡在外鄉賢自發捐款十萬元,獎勵為山區教育嘔心瀝血的老師和自立自強的優秀學子。

以613分考上思南中學的學生安滿珍說:“我將不負前輩鄉賢的拳拳愛心,進入高中后一定更加好好學習考入大學,學好知識反哺社會,回報家鄉。”

月是故鄉明,潮起巖頭河。圖為在外青杠坡人士返鄉捐資助學。(青杠坡中學供圖)

水流千里不舍源,樹高百尺不離根??邕^巖頭河的青杠坡人,雖身在異鄉,卻情牽桑植。

臨高鳥瞰,青杠坡中學被群山包裹。往東看,天池山滿目蔥郁,往南眺,轎頂山蒼翠欲滴,往北瞅,四野屯葉綠枝青。

安令說:“在各級黨委、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門的關懷下,在青杠坡各界鄉賢的支持下,青杠坡中學的軟硬環境全面改善。”

2005年,青杠坡中學新修教學樓,干正書連續奔走3個月,為該校爭取項目資金75萬元。如今,該教學樓仍是當地標志性建筑。

2016年起,位于304省道青杠坡鎮袁家壩村的睦鄰加油站設立“睦鄰助學金”,獎勵相鄰的思南縣青杠坡鎮、楊家坳鄉,以及鳳岡縣王寨鎮考上大學的優秀學子之后,身在他鄉的青杠坡人紛紛加入助學隊伍。目前,“睦鄰助學金”獎勵的優秀學子超過200人。

上善若水,大愛無疆。山鄉的助學新風激發當地學子勇爭上游的決心和跨過巖頭河的信心。5年來,青杠坡鎮考入重點中學、考入大學的學子逐年猛增,成為思南縣教育扶貧的標桿。

在外青杠坡人士返鄉捐資助學。(青杠坡中學供圖)

經千年儒學洗禮,“知行合一、止于至善”的理念早融入思南人的血脈。而當下,勁吹山鄉的助學新風,似甘露、似陽光,沁潤學子的心靈,讓一個個跨過巖頭河的青杠坡學子用自己的方式回報母校、反哺桑植。

2017年,畢業于青杠坡中學的清華大學博士后楊令,促成30名清華博士后參與“擁抱大數據時代——2017全國百名博士貴州行”。

不久前,清華大學畢業生張玉飛,清華大學學生秦朗,浙江大學學生安曼玉等紛紛返回母校青杠坡中學,為學弟學妹舉行勵志講座,分享學習方法,為山鄉助學注入又一股新風。

“匪區”子弟真秀才

“謝謝老師們,是你們讓我重樹信心考上了思南中學……”不久前,青杠坡中學副校長張雄都收到了一條學生的短信。

發來短信的阿強(化名),今年以超過600分的成績被思南中學錄取。然而,一年前的他從外地轉學青杠坡中學時,摸底測試只有400多分。

玉不琢不成器。對剛轉學來的阿強,青杠坡中學沒有放棄,而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把他打磨進了思南中學。

不放棄不拋棄,求學路上一個不能少。去年,該校兩名學生輟學赴廣東打工。學校獲知后,派出3名老師驅車千里,硬把兩名學生帶回教室。

文明其精神,野蠻其學生體魄。圖為晨練的學生。(青杠坡中學供圖)

為了讓更多學子跨過巖頭河,青杠坡中學老師因材施教,文明學生的精神;野蠻學生體魄,規定師生每天晨跑20分鐘。

為了讓更多學子跨過巖頭河,青杠坡中學德育先為,配備心理老師慰藉學子心靈,不斷規范學生行為,讓學生嚴于律已。

為了讓更多學子跨過巖頭河,青杠坡的學生家長背井離鄉,干最累的活,讓孩子安心苦讀。

袁家壩村的陳文夫婦在外打工20多年,把大女兒送進了貴州大學,二女兒送進了北京大學,今年老三也被貴州大學錄取。

巖頭河村的敖三杰夫婦在外打工多年,父輩修建的房屋又破又舊,但夫婦倆卻用打工收入,將兩個孩子分別送進中南大學及北京郵電大學。

家長苦供,孩子則苦讀。不論是清晨還是深夜,校園的花壇邊、路燈下處處可見學生手不釋卷的苦讀場景。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為讓孩子跨過巖頭河,縣委縣政府把最大的財力、最優質的資源投向教育。投資超億元、占地120多畝的青杠坡中學新校區即將建成。

辛勤耕耘,必有收獲。二十年來,解放前因匪患而被稱為"匪區"的青杠坡秀才輩出。今年,青杠坡中學541名學生參加中考,高中上線錄取人數355人,其中考入思南中學、思南八中等省級重點中學的超過120人。

連續20年,青杠坡中學中考成績穩居全縣鄉鎮中學前列,成為該縣山村初中教育的樣板。(朱邪 郭進)

編輯:滕娟
相關閱讀
0
脉动棋牌是什么游戏 排列五组合技巧 四川熊猫麻将手机下 德州麻将打法 北京pk10定位胆技巧 2019平特肖规律网址 广西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大圣捕鱼游戏大厅 丫丫陕西麻将手机版 成都麻将视频 黄金城棋牌 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图 青海快三哪里可以买 四川亲朋棋牌官网充值中心 真钱棋牌平台 山西快乐十分必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