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旅游 > 民俗文化 > 正文

【深度】“山歌王子”王波

1

王波,土家族,貴州沿河人,系國家級土家高腔山歌非物質文化傳承人。

王波是沿河土家族高腔山歌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筆者見到他時,他剛放下手里的泥水匠活,穿著短褲和背心,涼拖鞋在他的腳上留下“斑馬痕跡”,看上去精瘦干練。

用手抹了抹頭上大把的汗,王波小聲問,“你們要錄播不,我這身怕不得行吧。”得知不需要錄播后,王波笑了起來,招呼筆者坐下。

“王老師何不唱兩句?”筆者問。

“唱嘛,客人遠來該唱歌,我就唱個《打漁歌》。”爽快如王波,清了清嗓子,把凳子往后一挪,說唱就唱,聲音高亢有力、剛中帶柔,洪亮的歌聲仿佛能穿透心間。

筆者問:“您唱山歌唱了40多年,一路唱到‘土家歌王’的位置,靠的是什么?”

“靠的臉皮厚唄。”這個“出其不意”的回答讓王波自己都忍俊不禁,清朗的笑聲和他的歌聲一樣具備“暖場”功能,總會感染身邊的人。笑著、說著、唱著,拉家常般,我們聽完了關于王波更多“出其不意”的故事和他那“閑不住”的半生。

厚著臉皮“跑”著唱

“唱山歌,臉皮厚還真重要。”王波家住沿河土家族自治縣板場鎮,父母是樸實的農民,也是愛唱山歌的土家人,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天賦遇見興趣,造就了這位“土專家”。王波8歲和母親學唱土家山歌,13歲便到婚喪嫁娶等場合唱歌,“如果臉皮薄點,怎么敢上臺唱歌呢,唱山歌就要不怕笑。”“不怕笑”精神也給王波帶來了許多機遇。

王波山歌唱得好在鄉鎮是大眾普遍認同的事。2003年,沿河自治縣舉辦“烏江之聲”山歌比賽,得知賽事消息后,板場鎮中學的老師便催促王波參加比賽,讓他為鎮里爭光。王波起先覺得那都是專業人才干的事,自己小學文化的水平哪能登上臺面呢?但經不起老師們的軟磨硬泡還是“斗膽”站到縣里的評委老師面前,唱歌對于王波來說是“張口就來”,一曲高歌完畢,好嗓子、好聲音便給縣里負責文化藝術的領導和專業老師留下了深刻印象。

得到了肯定和掌聲,王波更“不怕笑”了。連續參加“土家歌王爭霸賽”“烏江之聲”等歌唱比賽,斬獲金獎、一等獎等成績,當然,期間也有失敗的經歷,但這對于王波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敢于挑戰自己,“我在2005年正式第一次登臺演唱的時候,已經37歲了。”王波常常打趣自己是“大器晚成”,這對于他來說是人生中“出其不意”的驚喜。

2

土家山歌藝術團

得到了鮮花和掌聲,王波的知名度也越來越高,這時,縣文化館負責文化傳承的相關負責人找到他,“你會唱歌,也善于和人交際,你是否可以完成收集各鄉鎮流傳下來的土家山歌這一任務?”王波沒有猶豫,便把這一任務接了下來。

“土家山歌創作于鄉野,歌唱的是鄉村,贊美的是農耕生活,它是口頭傳承的民間藝術,是在不斷的口耳相傳中流傳下來的,它的藝術風格也是在這種傳承過程中得以形成的。”王波解釋說,“現在民間散落了很多土家祖先口口相傳的曲子,因為當時條件有限沒法記載,所以我必須要用錄音機去錄下來,把原汁原味的唱法保存下來。” 拿著錄音機,背著馬燈,王波就開啟了收集土家山歌之路。

3

王波在收集土家山歌

出發第一站,山高水深的地理環境就讓王波發愁。村與村、鎮與鎮之間相隔甚遠,許多地方都沒有修通公路,王波只能步行前去收集,一來一去要花掉大量的時間。“我常常是早上不見亮就出門,晚上打著馬燈回來,回來的時候鞋底都磨了幾個洞,腳后跟都是水泡。有時候去一個村不一定能得到我想要的曲子,還得去好幾回。”當時,王波忙于收集山歌,家里收入和農活全靠妻子,家庭條件十分艱苦。為了幫妻子減輕負擔,也為了加快收集山歌的進程,王波便向鄉政府求助,提出想要一輛二手市場的舊摩托車的想法,鄉政府了解到王波的情況后,便批了這個申請。 

有了摩托車,王波來回方便了許多,但交通不便、路途遙遠只是第一道難關,“跑”了十多年,在王波看來,最難的還是溝通。

4

王波參加慰問演出活動

“冒昧到訪,說幾句就要別人把祖傳了幾百年的山歌唱給你聽,被質疑是人之常情。”吸取了經驗,王波走訪之前便會買點東西拎著去,“這是為了拉近和對方的距離。”王波笑言。但買東西有時候也不是一件特別管用的事,王波還記得有一次他去收集一首歌曲,對方是個獨居老人,特別喜歡喝酒。王波得知后,便打了幾兩燒酒去,老人喝了酒之后只愿意唱一句,無論王波怎么勸老人就是不松口,無奈之下,王波只得返道。返了又去,去了又返,如此重復三次,老人才把那首曲子唱完整……

從2005年至今,王波走村竄寨已經收集了200余首流傳下來的土家山歌歌曲,為土家文化提供了重要的支撐。

陪“跑”的妻子

“唱歌是個拋頭露面的事,又要把大量時間花在收集山歌上,我能將土家山歌的傳承工作做到今天,全靠我妻子支持。”在王波心里,妻子宋仁春是他堅定不移的后盾。

2004年,因家庭經濟無法支撐家里的孩子上學生活,王波與妻子赴廣州在一家玩具廠里做流水生產線,每月工資1500左右,雖然不多,但基本可以滿足王波家里的開銷。本想一直在廠里干下去,但卻接到鎮政府和鎮小學的電話,希望王波回鄉繼續參加比賽、順帶做輔導老師教學生們唱山歌。正當王波猶豫不決時,妻子宋仁春站出來為他做了決定,“你回去嘛,回去把工作做好,既然大家都叫你回去,那就證明土家山歌有價值,國家也需要它繼續發展下去。”

5

王波與妻子宋仁春

得到妻子的點頭認可,王波踏上回家的路,一邊四處演唱、參加比賽,一邊去學校教學,還要負責收集散落在民間的土家山歌曲子,日子奔騰著也平靜著,王波將那樣的時光稱為“心安的日子”。

“心安為何?”

王波笑言,“因為有人陪。”

王波返鄉不久后,妻子也被招聘到板場鎮小學做代課老師,夫妻倆分別不久又在家鄉“重逢”。那段時間,王波騎著摩托車在各村寨收集曲子,盡管有了車出行更方便,但王波依然是早出晚歸,對此,宋仁春沒有任何意見,一邊上課一邊照顧家里的孩子,還要負責打理家里的農活。每每提及此事,王波總忍不住感慨,“一個家庭之中女人是最重要的,最核心的,走到今天全靠她。”宋仁春支持王波的事業,也盡力維護他的愛好,有時王波下午或晚上出行去鄉鎮收集曲子,宋仁春會陪同他前去,和他聊天解困。“我走了這么多村子,很多地方都是我妻子陪我去的,她怕我開車勞累疲憊,就陪我一起跑,算是為我‘保駕護航’了吧。”

王波愛唱歌,宋仁春也喜歡聽他唱歌,土家山歌在他們倆的小家里總能找到合適的位置。王波常常打趣說找到媳婦兒全靠會唱歌。

6

宋仁春與她的學生

王波20歲時,還不是一名歌手,而是一名專業木匠,負責做板凳椅子等家具。一次,王波接到一單親戚介紹的外村生意,需要做一批結婚用的家具。“當時我們要在那個村做很久,干活累的時候我就唱歌,心情郁悶我也唱歌,沒想到我唱歌竟吸引了我妻子,一來二去的我們也就熟了。一個月后,我就請我的老板去講這門親事,結果她很爽快的就答應了。”唱著,唱著,王波唱來了自己的緣分,這歌就像是王波夫妻倆的牽繩,相伴著兩人攜手度過一生。 

有時,兩人也會鬧矛盾吵架,每到這個時候,王波就自顧自的唱起歌來,有時他會唱《情妹下河洗菜苔》,有時也會唱《望牛山歌》,只要歌聲響起,不過一會,兩人便能和好如初。

如今,王波依然執著于收集山歌,宋仁春也會在沒課時照常陪著他去,和他一起去解決溝通處理難題。那輛舊摩托車和老式錄音機已經被王波淘汰,他們在幾年前換了新摩托車,買了錄音筆,從黃泥巴路到水泥路,從坑洼陡路到平整新路,妻子宋仁春坐在摩托車后座,陪著王波跑了15年。提到妻子,王波眼帶笑意,“家里大小事情繁多,她陪我跑了這么多年,真是辛苦她了。” 

給山歌找條“路”

“我們土家人種田唱山歌、放牛唱山歌、打漁唱山歌,談情說愛都要唱山歌,從出生到離世,山歌是伴隨著土家族人一生的。”正如王波所言,山歌在當地家喻戶曉,土家族山歌曲調優美動聽,旋律質樸無華,情感真摯熱烈,唱出了土家族人的純樸和豪情。

土家族山歌源遠流長,山歌是山坡田野生產勞動中呼喊的歌,也是最能體現土家族粗獷豪放特點的民歌。令人驚訝的是,土家族歌師大多數不識字、不識譜,沒有系統的音律理論,卻能產生五聲、七聲和各種特殊音階、調式,沒有系統的曲式結構理論,卻能編出各種邏輯嚴密、結構嚴整的曲式來。在王波看來,這與文化土壤、文化氛圍、傳承方式有很大的關系。“山歌口頭傳承主要是歌師所授,學習者從音響、音準里去感悟語言中的美及音高的準確。過去,土家山歌沒有規范的曲譜,大多數歌師都是從方言音色、發聲方法上操作,掌握土家族山歌演唱特點。”

7

王波與土家山歌藝術團演出

15年來,盡管王波一直奔跑著,但收集土家山歌依舊是個“搶救工程”。“收集工作現在要加快速度做,摩托車是跑不過時間的。”王波說,“會唱土家山歌的歌師年齡階段是70歲至80歲,這個群體正在慢慢老去,10年前有許多給我錄歌的老歌師現在都已經不在了。”

王波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來傳承土家山歌,也呼吁專業人才將土家山歌這樣淳樸的“田間文化”更好地融入現代生活,完整的、原汁原味的讓它“活”下去。提出建議的同時,王波自己也力所能及的做好傳承人該擔負起的職責。參加晚會、大型專欄節目,去過央視、上海衛視等電視臺參賽,積極配合縣委縣政府工作,去上海世博會上展演,到東南亞進行文化交流。此外,王波還赴貴州民族大學、銅仁學院等高校演講上課,在板場鎮小中學上課,致力于讓更多年輕群體靠近土家山歌文化。

8

土家山歌走進中學課堂

2009年,沿河土家高腔山歌被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0年,中國民間文藝協會授予沿河土家族自治縣“中國土家山歌之鄉”稱號; 2014年,沿河土家民歌成功入選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通過社會各界的不懈努力,土家山歌在傳承中不斷弘揚光大,沿河知名度和美譽度得到進一步提升。

山歌是土家族人生活化的藝術,藝術又以山歌的形式影響著土家族人的生活。王波很高興看見縣里出現越來越多的傳承人和土家山歌演唱歌手,也十分歡迎省內外的學生來找他做論文課題,但無論和誰交談傳承土家山歌的宗旨,王波都堅持土家山歌應“原汁原味”原則。“土家山歌淳樸簡約,保存了土家族的歷史記憶,如果加入過多的復雜因素,土家山歌就會失去其獨有的個性。”

9

王波在板場小學教孩子們唱歌

王波追求“原味”山歌,但提倡要用現代手段將山歌傳播出去?,F在,王波一邊做著土家山歌的收集傳承工作,一邊干著泥水匠的“老本行”,他喜歡一邊干活一邊唱歌,空閑時,會把自己唱歌的過程錄下來上傳到抖音平臺,因此也吸了一波粉絲。王波并不擅長玩轉互聯網社交平臺,他笑稱連抖音都是街上賣手機的“帥哥”給他下載的,筆者建議他可以充分利用好抖音平臺的粉絲,提高發視頻的頻率,或者用直播形式來傳播土家山歌的魅力。

王波聽了,若有所思。8月21日晚,王波在微信上給所有好友群發了一個消息,“我是國家級土家高腔山歌非物質文化傳承人王波,每天晚上8點,我在抖音直播,咱們不見不散。”

愛唱歌的王波,又閑不住了。(圖、視頻/受訪者提供)(向秋樾)

編輯:滕娟
相關閱讀
關鍵詞: 王波 山歌 土家
0
零点棋牌外挂 一码公开免费资料 北京麻将游戏 贵州麻将经验 36棋牌新神兽作弊器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数据 新疆11选5开奖号 重庆时时彩最新开奖号码 微乐大庆麻将有没有挂 麻将上下分微信 九乐棋牌官网下载 彩票app平台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风采 云南11选5的最好方法l 大满贯2单机二人麻将 三国杀玩法详细介绍